新闻动态

有米传媒CEO陈第出席艾瑞年度峰会互动讨论

有米公告 | 2013-07-21

来源:艾瑞网

2013年7月18-19日,第八届艾瑞年度高峰会议在广州四季酒店盛大开幕。在“科技创享 变革未来”这一主题下,本届艾瑞峰会将汇集来自互联网、新经济、科技相关行业的前沿公司创新领袖,以科技创新的洞察思考,一同讨论行业热点话题,思考行业发展前景,与共识之士探讨未来之路,一起推动行业的变革发展。

以下是“互动讨论:“App\移动广告\移动游戏\移动电商发展前景”的现场实录:

简昉:相信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这个行业的大行家,你是13年的经验,你是化石级的,我们广告时间,每年半分钟,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的公司,从女士开始。

贾巍:大家对女士太友好了,谢谢大家!我打破一个规则,在座各位都参加艾瑞会议比较多,我们参加的比较少,几面参加一次,所以把几年合并一下,深圳创新投,其实是一个老公司,1999年成立,在人民币排名是知名的企业,这十几年投了不少的企业,我们开互联网的会,讲一讲互联网的事情,我们涉足互联网产业视频领域是乐视,在网游领域投资网友,弹弹堂、酷我音乐等,移动基础设施方面,我们投了网速(谐音),其他网游企业,电商投入比较多,垂直电商、外贸电商、品牌电商等等,我们大概投的电商企业,我们参加这种活动比较少,也是一个缺点,决定改正,以后多参加这样的会议。

介绍我自己的经历,1999年从业于互联网行业,转行做了投资,现在在深创投负责互联网的投资,希望有创业的投资。

徐志勇:大家好我是徐志勇,一直是媒体人,2007年以前做记者,今年到了天迈互动更多是新媒体的孵化器,移动互联网里面的游戏,在做盒子,希望能够尽快推出盒子,成为整个中国媒体第一家推出盒子的公司,我们盒子的理念跟乐视的不太一样,我们希望做成一个平台,等于把手机搬到电视上,我们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公司,希望在座的朋友,包括创业者可以找我们。

简昉:您不是女士,也超过了一分钟,我们只给半分钟。

陈第:大家好,我是有米的CEO陈第,有米有一点,有米给移动互联网做的贡献,是国内第一家做APP广告,做了国内第一个APP平台,改变了广大开发者,在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收入很惨淡的现状,目前经过三年的发展,有大概六万多款软件游戏,五千多个网站有有米的广告,早期的广告条到插播到马总介绍的积分墙,有米也有中国版的积分墙,发展路线不一样,我们希望在效果营销能够做的比较好,现在有一千多家客户,主要是游戏、电商的企业,大家就是这些。

简昉:好的,我身边这位是马力,路遥在哪里?

马力:感谢主持人,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十多年,我以前在诺基亚,曾经是最最领先的手机公司,当然市场在变化,企业在变化,我2012年年初加入Tapjoy,这是美国公司,2009年专注移动互联网做移动广告,做应用的推荐,做这样的工作,包括在IOS、Windows phone,现在设立中国的分公司,为中国开发者的服务,一方面帮大家带来更多活跃高质量的用户,帮助本地的开发者更好的通过我们的平台去获取更多的收入,希望大家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。

简昉:半分钟其实是一个挑战,半分钟乐视网的老大上来,30秒广告是大家忍受的极限,我们做广告、传播的人,应该知道少就是多,怎么做好更好。我是简昉,掌握传媒的创始人和总经理,掌握传媒就是掌上握着传媒,多屏合一的公司。

我们今天主题非常喜欢,移动互联网的新商业模式?移动互联网本身是最新的媒体?我们居然在今天已经开始谈论它的新商业模式?在短短发展这几年里面,很多商业模式已经OUT了,这个话题本身很简单,下了一个新字就体现了艾瑞的洞察力,今天的主题是非常立体和饱满,从传统媒体看过来,有做实践的朋友,有做行业里面,机会是最早的平台,如果说到商业模式,Tapjoy自今不让,Tapjoy是最新的模式,最新的东西。

今天跟陈总比较有关,讲的是有米的事,移动互联网怎么有米,要不你先发言,你刚才说了很多,尝试新模式。

陈第:其实有米为什么第一个做APP平台?基于移动互联网创造新的商业模式,APP广告条有的不想点了,有的觉得习以为常,我们2010年出来的时候教育客户广告条是什么?到今天已经变成了旧的东西。我们要去创新,像Tapjoy积分墙的模式,到了今天有这种屏幕比较大的插播,要解决注意力被忽视的状态,我们也在继续一些新的广告模式的创新。

简昉:现在你们尝试最新的模式哪一个看上去最好?前景?

陈第:目前来讲插播效果还不错,有一些还在研发中。

简昉:聊一聊美国国际化。

马力:来中国发展也是看中中国互联网远大的前景,从2011年开始,中国的无线互联网可以说是爆炸性的增长,其实我们可以看到,刚才陈总说的非常好,从传统的移动互联网甚至早期的互联网的模式,包括说短信、游戏应用,积分墙对用户而言是比较直接的激励作用,在往后我们发现这个作用还不够,比较单薄,其实比如像Tapjoy,我们从去年早些时候做新的尝试,这儿能够跟大家分享的模式,我们在视频媒体上有了一些新的突破,什么样的突破?大家以前可能比较习惯看视频广告在哪里看?在电视上看,后来又了楼宇广告,户外大的屏幕不算,楼宇比如电梯,电梯里面的广告,这种传播的渠道,这种传播很被动,放就放了,看了多少,你没有看完,看了多少片段没有人知道,就催生了行业,像媒体调查,结合Tapjoy积分墙,媒体广告,我们后来做新的模式,大家在用户的手机上,通过积分墙把一段视频片段看积分墙,让用户有激励的情况下看这个视频,用户看完这个视频,并做后期的行为,可以得到积分墙的奖励,互动是什么?比如我们去年在美国跟一个影视公司合作,这个影视名字叫哈利波特,当时有一个开放式的结尾,片段很短,通过我们的平台,把两个视频片段放积分墙上,让用户看,看完以后有投票,让用户投票更喜欢哪一个结尾,最后电影上影以后,根据上百万用户的投票,最后选择了用户更倾向的结尾放在电影里面让大家看,这是比较新的模式,大家拿手机或者PAD,这是很个人的设备,方便用户做这样的选择,很时时的反馈,大家试想,这个广告放在电视上或者楼宇里面,怎么实现这个过程?通过这样的过程,可以体会到一些渠道,可以有更好的结果,中国有更好的机会,希望大家发觉更多的机会,一起把市场做的更新更快。

简昉:我们Tapjoy是基于广告上面开发广告主非常接受的积分墙里面,在这个里面如何享受时令广告,大的创新里面的微创新,关于创新,我相信创投公司的贾总看的案子非常多,我们是实践者,大家做的是看见的模式,冰山在水下面,被你们看见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,值得一说的模式?比如020。

贾巍:做投资我们喜欢一些原点性的问题,比如说谈到商业模式,好像问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,我们回答就两个人,男人和女人,当然现在也出现了中间人。

简昉:如果按医学来说,有六种性别。

贾巍:从PC互联网发展来看,万变不离其宗,广告、游戏,都是娱乐的,到移动互联网来说,我自己认为还是万变不离其宗,就是这几个方式,但是发展的路径跟PC互联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我回忆一下1999年的时候,互联网、PC开始发展,发展开始首先是广告,接下来是很可笑但是很奇葩的SP,就是这样一个奇葩的东西,就是有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,接下来是游戏、电商,我看到这个发展途径,移动互联网方面顺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首先是游戏,第二是电商,第三才是广告,冒天下之大不韦,广告是一个长青树,广告行业是百年就有的企业,我们分析行业,我们做投资,必定有很多失败,我们一定分析市场的总量,只有在大的市场总量才能允许我们有失败,不管是网络广告还是移动广告,基础是广告行业,在全球,在中国基本跟GDP挂钩,整个行业产值基本固定,原来大家投电视广告、报纸广告,现在向视频广告转移,会有结构变化,总量是稳定的,游戏这个东西是无中生有的东西,原来没有电脑、手机的时候,大家玩的游戏很少。

电商就是贸易,以前商店买,现在网上买,我们看到电商实体的消费,实物的购买,网上的购买发展速度比广告的速度转移的比较快。广告方面我们觉得也是一些变化,原来是门户广告,原来是老广告,如果说有变化,直接直达了视频广告、搜索引擎,可能会绕过门户广告,会绕过垂直广告,他们成为过客,这个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一些变化,基本商业模式不变,顺序和优先度会产生变化,里面可能有新的创新,移动游戏的表现形式会更新,互动性更强,广告形式,屏幕太大,不小心碰一下就不行了,是被动广告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广告更自主,有娱乐的形式去玩,把广告变成游戏,把广告变成互动和参与,这个在表现形式上有一些不同。

简昉:我们经常说新的东西其实就是旧的东西一个转身,所以我们刚才听到徐总,你可以说移动互联网的声音美男,但是您是从传统行业过来我也是传统行业过来,我是杂志过来的,非常深厚的传播功力和基础,怎么样向移动互联网转身,这是巨大的话题,在这里面很可能诞生新东西来,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实践。

徐志勇:其实我们在2007年在香港的收购一个公司,他们做过,类似的广告互动,我们放的视频,手机里面,用户可以参与,我们当时跟麦当劳的合作,放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广告,最后那个女的穿的什么衣服,你答对了给你什么奖励?你参与一定会有所得,这对于用户、商家,包括广告商三赢的东西,后来没有进行下去,我们一直想,这个可能在逻辑上行得通,事实上行不行的通,这个可能要还要再考验,现在智能手机的发展,说不定真的可以行得通,刚才简总说做传统媒体,我们以前总是说新媒体是深海量,我们总是说传统媒体比较垂直、精细,已经过时了,我觉得无论到任何时候,所谓的人性不会变,不会因为你手机平台,不会因为你是PAD,或者你看的TV,你的价值观或者喜好就会发生变化,包括我们以前做手机电视的时候,当时所有的调查,所有的专家都说手机上是碎片话,就是要两分钟的是最合适的内容,当时我记得在北京,广电总局的开会都这样说,我当时特别的站出来讲,事实已经不是这样,后来不是这样,我们做的很早,他们没有看手机视频的时候,他肯定说2分钟。

简昉:我相信可能是因为流量费的问题。

徐志勇:您看影视剧的时候,是DV的,我们做任何决策的时候,还是从人性上分析,现在经济社会,刚才陈第从另外一个角度,从所谓资本流、信息流降低成本,所谓的互联网对用户来说成本尽量趋0,我们做南方新媒体,在业界做几个月的时候,做悦TV的时候,一直不敢介入。

简昉:你们现在的广告模式是什么?

徐志勇:没有广告,怕影响用户体验,因为我们现在跟供应商合作,可以有一大笔的收入,我不是很了解,今天特别想听一听。

简昉:刚才这一轮听了各位嘉宾对现有的,他们看见过或者正在执行,尝试新的偏广告多一点,发表了一些看法,我们来看一看在中国没有,在国际上有一些影子,或者说有一些底层起来的,你没有发现,它慢慢长大了,我想谈两个,大家都知道这一次几个月之前开一次大会的时候,有一个年轻人特别火,他正好使用了盗积分,游戏里面获得的币到麦当劳换奖励,首先Tapjoy,和Tapjoy逆思维而行,评论一下它的公司,在中国可不可以有这样的前景?

马力:影视的概念比较大,首先从两个角度而言,拿虚拟货币换现实的物品,一个拿现实的物品换虚拟的东西,说到虚拟货币,可能全球影响最大的是比特币(谐音),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东西,其实货币这种东西,本身到一定规模以后,就是一个金融体系,不仅仅是一种游戏或者一个玩乐的东西,是一种元素的东西,包括说对于政府,对于整个金融体制。

简昉:你们没有这个问题吗?

马力:没有这个问题。Tapjoy在运营过程中在运营过程中,很注意一件事情,我们提供的东西一定要有平衡,首先不可能是无价的,虚拟货币最简单要满足用户所玩的游戏消费,这个用户对于游戏而言是有价值的,但是不可以现实的换货币,这样就造成用户拿这个奖励做广告,这样的用户对于广告主而言价值就非常低了,这个过程可以忽略,如果让用户完成一个一两个钟头的游戏,可以获得一万的人民币,他只是赶紧把这个事情做完,就赶快拿到人民币。

简昉:您看好这个模式吗?看好它在中国吗?

马力:在一定程度之内是茁壮成长,但是到一个瓶颈,突破一个临界点,这个事情就复杂化了。

简昉:您说了在中国模仿者非常少?

马力:在中国很现实,咱们在政策法规上有管控的,坦率的讲,Q币影响这么大,腾讯不能放开可以用Q币买现实的东西。

简昉:我做的Q币这么大,已经很满足,我们问一下贾总,如果现在有一个创新者,告诉你有一个商业依着,模仿美国移动广告?

贾巍:我最近的确非常感兴趣的两个领域,一个是020,一个是网络金融,我听来都有相关,我肯定感兴趣,我觉得这两个地方会是移动里面跟PC做不了的,随手拿手机在线下消费,手机上的金融活动,因为跟自己随身相关,身份相关,会比PC上的隐私性更好,我会觉得这两个领域,是我近期比较感兴趣的,你说的这个东西,刚好跟这个相关,网络金融一个是电子支付,我最近对P2P的信贷比较感兴趣。

简昉:陈总,你肯定关注世界上的动向,我刚才说的你肯定研究过,你是行业里面的快手执行者?

陈第:你刚才说的,我们也研究过,我们发现提出这个,国外还有一个类似的,国内有一个类似独立的,你去免费麦当劳优惠券,这个事情在国内做大,有点难。

简昉:主要难点在哪里?

陈第:跟环境有关系,在国内的客户很可能尝试移动互联网,在国内做这些的人,就是一个小团队,或者就是一个比较互联网思维模式的企业,跟传统的串起来,在020中可能遇到一些难度,而且这个模式对于广告主来讲,你想一下现在广告主接受积分墙已经很了不起,接受更新的,模式没有那么快,咱们总是比美国慢半拍的感觉。

简昉:会有吗?

陈第:这个事情比传统的慢得多,刚才马总讲,这个激励有点过了,本来玩游戏的,你激励他换线下的东西,他肯定不是冲游戏来的,不要让他太偏离这个轨迹,我比较认可020,我分享两个案例,一个是上海了安吉可(谐音),PC跟移动端不分离,已经盈利,有租房,有APP客户端,现在一线城市租房、买房是很重要的话题,你在手机走到哪里搜房子,就可以看到楼盘。大家深有体会在北京、上海,打车也很困难,那么难打车,至于这个事情能够赚多少钱,不好评论,用户是有这个需求,北京很少打车的地方。

简昉:徐总,你现在不愁钱发,你将来肯定愁钱,我们刚才讲020你是否看好,如果不是这个,你最看好的是什么?

徐志勇:我跟大家一样看好020,我们说移动互联网不外乎是所谓的定位,PC端也没有020。

简昉: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思考,互联网公司就是轻公司,几个IT,加上几个营销的,公司就出来了,020是比较重的词儿,能不能撑的住?

徐志勇:我觉得是一个过程,刚才说的打车,我经常用,虽然说现在可能有很多问题,包括行业的东西,其实很不靠谱,但是没有办法,我相信得到大量的用户,用户是最大的价值,只要在任何方面再做一些深挖,把用户的需求做一些延伸,再满足用户的需求,比如家政,他们可以过渡。

简昉:出租车行业太窄了,能够赚到的利润太少了?

徐志勇:他可以赚钱,不要怕,只要有钱不要怕,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往前冲,我们最早做手机视频的时候,也是一样看不到钱,我们投资人说不可能,我们大概半年是迷茫的,但是慢慢的你会发现方向。

简昉:很多人看不上的一点不炫的,朴素的,非常小的东西,其实可复制性强,很简单,投资产出比大。

徐志勇:人总是要经过野蛮生长,行业也是要通过野蛮生长,正是有SP的野蛮生长,他们对用户相对比较了解,才有了公司,360是流氓,的确给用户带来了需求,没有关系,任何一个行业,只要需求量,给用户带来需求。

简昉:现在得到了很大的启发,我们的微信,有没有可能在微信上挣到钱?就当一个简单的商业思考,微信现在已经有4亿多人了,在这个巨大的平台上有没有商机?

徐志勇:我看好,我在广东做传统企业的朋友,最早微博的时候,他们说错失了这个机会,微信后来发现,这种营销功能更强大。

简昉:那是工具?

徐志勇:面对都是潜在的消费者,不像微博,他们非常需要,事实上也可以微信慢慢的开发,可以做一些很简单的小的插件,不像软件可以适应塞班、安卓、IOS,微信可以植入进去就可以很简单的覆盖所有的平台。

简昉:这样的公司是不是依附于淘宝上的小品牌,永远长不大,随着每一次微信政策巨大的变动,对你公司影响很大,很难有自己的大公司?

徐志勇:我跟同事一直说,不要想太远,移动互联网发展太快,你能够给用户带来什么需求?现在的需求是永远的需求。对于企业来说,他需要用户帮他推动。

简昉:现在淘宝的公司说没有微博好?

徐志勇:淘宝是赚钱的,微信不一样,它可以很低的成本。

简昉:微信超过多少人两块钱一年?

徐志勇:一定会找到平衡,我相信会找到平衡。

简昉:我们的美女,有一个微信的运营放在你面前,你怎么样?

贾巍:我会感兴趣,微信是未来非常重要的入口级的平台,腾讯恨死了淘宝,做电商做不过淘宝,最后无奈收购了企业还是做不过淘宝,微信给他一个翻身的机会,不管在支付还是电商、商务上,微信未来很强大,微信是未来应用的集成平台,这个平台不用创业者非常少的选择,大家都必须用这个东西,从我们投资来来说,能投到微信是一生的机遇。

简昉:微信现在不能投了?

贾巍:现在有创业者这样说,要做一个微信这样的东西,依附于微信,依附于淘宝,只要提供的东西对用户有价值,这个事情互联网变化非常大,有时候都是时势造英雄,马云创业的时候是有宏图伟业的吗?早年认识丁磊,早年就是剪网线的职员,马化腾不是很有理想的人,家里给一点钱,就创业,他们今天有宏图伟业,是时势造英雄,现在的创业者,你们如果在市场上依附于大平台,做一个什么也好,重的也好,轻的也好,是用户真正需求的部分,你把它做好,未来就有机会,不是像马云那样的,那是让人敬佩不可达的。

简昉:陈总你是快手?

陈第:综合贾总的观点,微信对于小团队还是有很多的机会,像我们这种有比较成熟的团队运作的,跟微信就是伴君如伴虎的感觉,政策尤其是营销这一块儿抓的比较严,原来可以随便发,到现在一步一步制定更严格的政策,这一点在微信平台上做东西要灵活,尤其现在他没有说像百度、淘宝这种大平台说政策非常明确,机制已经比较稳定、稳健,这种时候做一些事情,可能比较风险小一点,像FB比较大的平台,包括张小龙(谐音)他们自己也在想,需要关注,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,中间能够研究透更好。如果说整个的,完全不考虑风险,还是会要谨慎的。

简昉:有米微信现在没有过多的想?

陈第:也是在看。

简昉:马总你怎么看微信?

马力:这方面我只能提供个人意见,Tapjoy坦率的讲,做事情比较专注,只做好这个事情,不会拓展太多的,以公司的层面做微信这样的广告,短期内不会。

简昉:您个人来看?

马力:坦率的说,综合前面几位,都是很棒的意见,确实小团队而言有机会,有海量的关注度,用户放在那边,只要有好的模糊,短期内肯定有机会,得提醒大家,像中国咱们互联网产业的环境,本身不是一个真正符合互联网精神的产业环境,不是那么开放,不是那么自由,绝大部分的流量和自由在极少数的公司里面,不管行业规范还是法律的角度而言,并没有什么约束,这家公司想怎么赚钱,就怎么赚钱,之前你赚钱,可能以后不赚钱,这种风险比较高。

陈总说的比较好,伴君如伴虎,跟着这样的人才走,发现好的模式,可以赚钱,但是这个钱赚多久你不知道?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。

简昉:非常感谢,嘉宾抛出很多的想法,可见投资人心态非常的宽广,陈总劝大家三思而后行,他是行业里非常快手的,其他几位嘉宾,也抛出了说法,最好玩的就是不确定性,冒险和尝试吃到果子的朋友们,欢迎到这里尝试,感谢艾瑞,感谢大家今天的陪伴,谢谢大家!


返回